当前位置:主页 > 时事资讯 > 正文

俯下身子,听听孩子在想什么

06-09 时事资讯

俯下身子,听听孩子在想什么

《我被爸爸绑架了》(日)角田光代著龚群译译林出版社2019年1月

小说南桥

暑假的第一天,小春被爸爸绑架了!

爸爸没钱、没耐心、又靠不住,带着小春“逃亡”的路上,他常为了食宿开销斤斤计较,也时有不靠谱的旅程安排。爸爸就是如此困窘又孩子气,可他还是竭尽所能让小春体验旅行的乐趣:去郊外放烟火,夜晚漂浮海上、借宿山顶寺庙……旅程的终点就要到了,那个内向、爱使性子的小春长大了,也爱上了这个穿着脏T恤、晒得黝黑的爸爸,即使他是那么普通无奇。

“暑假的第一天,我被绑架了。”《我被爸爸绑架了》一书就是这样开始的。“绑架犯”是叙述者小春的爸爸。小春已经很久没见过爸爸了,妈妈用各种谎言掩饰夫妻已经分开的现实。“只有每天见面的人才谈得上‘喜欢’还是‘不喜欢’。我自己也不清楚究竟喜不喜欢爸爸。”而到了故事的最后,爸爸“在我眼里却不可思议地散发出光芒,仿佛被金色胶囊包裹着”。这是一个有关成长和亲子关系的故事,作者为日本当代著名作家角田光代。此书曾获日本路旁之石文学奖、产经儿童出版文化奖。能得到这样的认可,是因此书出色地描述了一个既独特又普遍的成长故事。

成长是写不完的话题,甚至可以说是人类唯一值得书写的故事。每一个人,都要经历慢动作的蜕变,脱离上一辈的影响,成为独立的人。不管我们来自什么样的家庭,成长都会发生。其过程并不全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那么简单。幸福的家庭会产生不幸的孩子,不幸的家庭也会育成快乐而成功的孩子。这正是人生的复杂与诡异之处。

此书描述的是一个破裂家庭的成长。一个孩子,在其人生的开端,抓了一手烂牌,还得继续打下去。到后来,要么和父母断裂关系,要么和父母达成默契。孩子要在与对方和解或独自和解之间选择,有时候这双重和解同时发生。奥斯卡·王尔德曾称:“孩子开始爱父母,长大以后论断父母;有时候会原谅父母。”小说中的小春,最后理解了父亲,与之和解,甚至说希望有更多的“绑架”。孩子自己,也在这个过程中,从舒适区里走了出来,开阔了生活的境界,可以说这绑架带来的是双重的救赎。

这本书以一种举重若轻的方式,启迪我们思考家庭关系这个永恒话题。人和人的沟通和理解是困难的,是需要一辈子去琢磨的事。同样环境下长大的兄妹,也会冲突不断,何况陌生人结成的夫妻。即便亲如父女者,如果不去经营好关系,也只能产生深深的隔阂。如何带着差异相处,如何让孩子合理应对,这是一门技艺,需要花心思长期打磨。在心理学发达的一些国家,很多这样的矛盾冲突,被心理学家用清晰的文字表述出来。心理顾问和各种专业人士,帮助孩子甚至大人应对不同情境下的关系问题。东方人在这方面比较含蓄,很多事情说得没有那么透。而成长中面临的问题是互通的,同样需要应对的方法。

小说触及到了成长中的很多道理,语言充满诗意,如“飘浮在繁星之间的我们,在认识之前,既不是父女、母女,也不是兄弟姐妹,甚至互不相识,只是被分开的一群人,完全不知道对方的存在,轻轻飘浮在夜空中。”关于道理的部分,通常是点到为止,如海明威说的冰山那样,小说只写水面之上的部分,甚至只是从小春一人的视角来写。

但这是很必要的视角。有多少时候,我们能停下来,俯下身子,去听听孩子们在说什么,去问问他们想什么呢?(原文有删节,标题为编者所加。)

作者简介

角田光代

日本当代女作家,与吉本芭娜娜、江国香织同被誉为当今日本文坛三大重要女作家。三次入围芥川奖。90年代后期,角田光代创作了一些儿童文学。1998年,《我是你哥哥》获得坪田让治文学奖。1999年,《我被爸爸绑架了》获得产经儿童出版文化奖,并于2000年再获路旁之石文学奖。2005年,《对岸的她》获直木奖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remai5.com/shishizixun/19779.html